导语

在今年各地试点暑托班之前,部分地区就已经有公益暑托班的先例,例如北京、上海等地,只不过规模、托管课程内容等细节不尽相同。除此之外,各地也有教培机构开展全天或半天暑期托管课程,下至幼儿园孩子,上至初中生。

今年教育部牵头试点暑期托管服务,满足部分人群的硬性需求。但新举措的实施一定程度上会牵扯到各方利益,比如培训机构、家长、孩子还有教师。此次黑板洞察以教师或准教师视角,观察他们对于暑托班的一系列看法。


01

暑托班试点

已覆盖 25 个城市

暑期托管其实并不是新鲜事,双职工家庭无人照看孩子的情况一直普遍存在。2009 年起,共青团武汉市委启动青少年暑假社区托管项目,面向武汉学籍小学生提供免费托管服务;2014 年,上海市开始开办小学生爱心暑托班。截至目前服务小学生超 18 万人次,收费为 600 元/人/期,运作模式已经相对成熟;北京从 2015 年开始,也有总工会实施的职工子女暑期托管服务项目,每年约帮助 3000 个家庭解决孩子无人看管等问题。除此之外,例如海南三亚、安徽合肥等地均有以社区、共青团或学校主办的公益性质暑期托管班。

据统计,目前全国已经有 25 个城市及地区开展了小学暑期托管服务。其中有 21 个地区由地方教育部门牵头实施暑期托管服务,大部分地区为第一年开展此项服务。今年山东、广东、浙江三省试点地级市较多。

暑托班开设时间大多分为两期,一期多为 10 天(不含周六日)。哈尔滨、广东汕尾等地开设时间较长,最长天数达一个月。托管内容大多为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托管学费每人每天最多不超过 200 元(广州暑托素质拓展 50 元/1.5 小时),绝大部分不超过 50 元/人·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可免收相应费用。

目前只有四个地区参与托管服务的老师必须全部是在校干部教师,其余地区可适当招募如学生家长、在校大学生、社会热心人士等各界志愿者,以减轻在职教师暑期工作负担。湖北武汉寒暑假公益托管班老师均为志愿者。

02

从准教师到老教师,

他们对于暑托班怎么看?

“如果暑托班和平时授课班级一样,那么集体补课一定无法避免”

—— 一准大四师范生

五月份在小学实习的时候,就听见办公室的老师在说取消寒暑假的事情。我身边的同学、包括老师都认为暑期就应该是教师用来休息调整的时间。增加暑托班后,暑期培训、教研、外加带班,教师休息时间所剩无几,期中授课疲惫无法消除,对未来学期的教学也会有影响。我十分热爱教师行业。虽然现在的我还没毕业,但是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实习。我能体会到教师工作的不易,平时工作压力很大,寒暑假是教师工作时的一大慰藉。

我之前接触过校外暑托班,主要就是进行辅导作业和预习新知。从我个人认知角度出发,我认为暑托班可以像部分地区实行的时间一样,分期进行,而不是几乎整个暑期全都提供暑托服务。同时我认为,如果在暑托班与平时授课班级相同的情况下,可以进行知识巩固或者预习下一学期知识等,且这在部分地区一定是无法避免的一件事,即使教育部明令禁止。

暑托班能够帮助部分家长解决假期看护问题,这一定是件好事。但如果未来我的孩子自己愿意上兴趣班,或者参加各类社会实践类活动,那我也会优先选择这类课程。小学阶段应该全方面的培养孩子,培养属于他自己的兴趣爱好。暑托班可以作为短暂的暑期过渡,时间一定不能长,不然太乏味了。

“‘张弛有度’的假期值得提倡”

—— 一正在考教师编制的应届毕业生

暑假 60 天太多了。以前没有手机,孩子们可以玩的东西也多,再不济还能写作业。现在学校减负,作业少了,又不让过多接触电子产品,天气又热,孩子在家没事干也不行。家长可能会觉得你闲下来看点书,但家长指的书,肯定不是课外书,类似经典名著也就是看 30 分钟、一个小时的事,那么之后呢?

从家长角度来说,无论是不是双职工没时间照看,暑托班课程肯定是越长越好。这里的长不是指长到占据整个假期,成为“第三学期”,而是说,通过暑托班的过度,让孩子度过一个“张弛有度”的假期,比如上十天、休十天这样。

现在合肥刚开始大范围的试点暑托班。但如果我是老师,我会很乐意带。因为教育部和部分地级市教育局都曾表示将志愿服务表现作为评优评先的重要参考,这对以后的评优升职都会有很大的帮助。当然也存在想“躺平”的老师,只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绝大多数已经在编的老师不可能因为暑托班问题,就放弃编制转行。拥有带薪寒暑假也并不是我选择当老师的前提,假期里教师需要培训评职称写教案等等,其实工作并不轻松。

“我就是那个‘既来之,则安之’的老师”

—— 一天津在职小学教师 教龄 2 年

因为我没有家庭等其他因素顾虑,只用管好自己这一摊子事,所以即使需要我带暑托班,我也不会有太大压力。可能心里会觉得暑假没有了,或者说暑假稍微没有那么空闲,但这对我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像其他老师可能有家庭、有对象的,肯定想利用假期陪陪孩子等等,会更加不乐意。

但是如果我有孩子,我是不会让他去暑托班的。孩子不该一年四季都被困在学校里,我会带她出去玩。如果说到时候我需要去带暑托班,那我可能会把他送到爷爷奶奶家或者给他报个夏令营。送去暑托班家长是省心了,但暑假就是应该让孩子去外面开阔眼界。

“暑托班不会成为内卷的另一战场”

—— 一北京在职小学教师 教龄 20 年

我最开始知道开设暑托班的消息,还是通过百度新闻。目前暑期托管服务报名已经结束了,我们全校报了 60 人,开了两个班,每天 8:00 - 17:30,十二天一期,一共开两期。

我认为类似暑托班的服务会一直常态化的发展下去。因为在现在的社会当中,确实有很多家庭存在困难,开展暑托班属于一个人文政策,这样的家庭十分乐意孩子参加。但孩子们其实不太愿意,主要原因就是需要早晨按点起床,没有在家自在。如果家里有老人能够协同照顾,或者孩子大一点能够自理,就肯定不会来参加托管服务了。

教育部明令禁止集体补课、教授新课等,我认为无论是孩子年级多少,都不会出现此类现象。首先,参加托管服务的老师涉及各科,不完全具备辅导功课能力。其次,以我校为例,一个托管班级包含多个年级学生,学业水平不一,也就无法集体授课。

目前每个学校虽然具体情况不同,大体都是托管学生占少数,老师占多数。那么,针对于每一位老师所负责的天数并不算太多。在大部分老师都会参与的前提下,就不存在凭借志愿服务评优评先的现象。如果未来需要暑托的学生增多,老师寒暑假减少,那么对未来从业者进入教师行业的积极性或许会有一定影响。

03

有关暑托班

蝴蝶效应的猜想

由于最开始取消教师寒暑假的谣言四起,导致很多人认为开办暑期托管服务就是在变相取消寒暑假。对此事较为愤怒的老师和部分“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的言论,使得互联网上大众对于暑托班并不看好,存在一定误解。且许多在公众平台上对此事发声的人,大多不清楚关于暑托班时间、课程等具体事宜。

然而对暑托班持一般态度的老师,一般不会主动在互联网上发布支持声音。他们也需要这些声音替代表达内心不满情绪。当沉默的螺旋一旦产生,无论教育部如何辟谣,未来一定还会有人认为教师取消寒暑假正在实施当中,或者说一定会施行。

目前我国师范生数量、教资考试人数量逐年攀升。采访时了解到,可能 60% 的人考教资并不是想要当老师。稳定、带薪休假、工作体面……诸如此类的职业加成,使得教资火热存在“水分”。其次,教师资格证仅仅只是一张入场券,如果真的要从事教师行业,有教师资格证远远不够。当显著职业优点“消失”,那么未来教师从业者是否会因此出现小幅减少趋势呢?